光年三部曲时空光影第八卷节能

来源:枣庄家居装修网 发布时间:2020-09-30

光年三部曲·时空光影(第八卷)

作 者 / 君 玉。

她见惯了秦忠信的凛然贵气,秦忠义的儒雅斯文,这个带上墨镜笑着也显得阴沉的男人给她一种威压感,这种威压感还包含着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所有的裸欲望引起的威胁感觉。

怎么自己走开了呢? 她牵起秦珩的手欲走,想离开这个男人的视线。

呵呵,自己还没看够呢,这女人就要走了,那哪行:小朋友嘛,小姐不用责怪他。不知…。

珩珩。随着声音一个人走过来。

舅舅。秦珩抬脸高兴地叫了声来人。原来是林逸听到声音走过来看看,一看果然是他们。

姐,你们也在这儿?他喜欢这个玉雪可爱又鬼马聪明的小外甥,总说他像舅舅小时候一样聪明,秦珩每每听到就甜甜地笑,露出几颗小白牙。在这儿看到小人儿,心里很高兴,一把抱起他,亲了一口。

林逸,这是你姐…和你外甥?

嗯。林逸这才想起一时疏忽忘了身边这么一个人,皱了一下眉,嗯了一声,显然不热情。

刀疤脸也不在意,转向林丹,面带更扎人眼的笑:哈哈,原来是一家人。声音依然粗鲁难听。

林丹看到林逸转身似乎对他使了个眼色,刀疤脸立刻收了声,恢复了面无表情。林丹看在眼里,心里诧异。

林逸放下秦珩,捏捏他的小脸:先跟妈妈去吧,舅舅还有事。

林丹牵过秦珩的手走去刚才的专柜,没看到刚才远远一道看向自己的冷冷的目光。

因为有之前的资料铺垫准备,今天的论文写的很快。沈洛敲下最后一个字,保存,按下回车,停下来,看看时间正好十一点。伸手取杯喝了一口水,水是冷的,缓缓咽下,没继续第二口。目光还盯在屏幕上,滚动着页面作语句与别字漏字的检查。这是沈洛的一个特点,一旦做一件事,万事不会干扰。这特点说不上好与不好,就像现在,影响到饥、渴、健康就不好了。沈洛知道自己的特点,她并不想因为投入事情而影响健康,也不想因为健康而中断着手的事情,所以她一般都会在触手可及处放上可吃喝的东西。今天是个例外,保温杯忘了盖盖子,保温变得不保温。检查的结果很满意李建荣指出,除了两处键盘连字造成的多字之外,专业上可一字不改。不过,呆会儿还是要检查一遍,这是她的工作习惯,但现在要先照顾下自己了。起身,拿上杯子,走出工作间。

Linda放下需要给秦忠信看的,再拿起他批过的文件向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头看看他。秦忠信看到,奇怪:还有事?

董事长,总觉得您这两天有些不同。

哦?哪儿不同?他笑笑。Linda这个很得他欣赏,忠诚、精干、不勾心斗角又不花痴,基本不八卦,除了偶尔炫耀一下她儿子。母亲以儿女为傲,太自然不过的心理,他作为父亲想到一双儿女尚自然流露满满的自豪,所以对她很理解,也很欣赏这种母爱。所以平时对她也很宽松大度。其实对所有的员工,他只要求工作要高标准的做好,其他方面,中盛都是很人性化的。只是他的位置与他天生的气质与人生阅历赋予他的气场让一般员工对他有距离感,包括高层的人员在有些时候也是。

Linda在他戏谑的目光下倒是落落大方,认真地思考一下:说不出来,感觉就是您多了些温度。

他挑眉,有些失笑,这是什么话?感情他以前都是冷的。

真的,Linda强调一下,您一直都像精美的大理石…。

Linda忽然住了口,她发现自己把她们秘书室对董事长的八卦说出来了。尴尬一笑,忙找个借口:董事长,我去把文件发给他们,您先忙。

快速地走出去,轻轻地带上了门。

说不出来,感觉就是您多了些温度。想着Linda这句话,秦忠信收回目光,停了一下,放下文件。拿起,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脸上浮上笑意,柔和了他的面部线条,滑开屏幕,拨出一个号码。

沈洛端了水往回走,途径诺诺的工作间,被面带春风的诺诺拦住。她低头端详那张喜悦的笑脸:美照拍好了?

还那是自然,沈洛轻轻拍开那只抓着自己衣角的手:我要去修改论文,中午讲给我听。

好吧。诺诺小小地失落一下,不过也马上下班了,就等一会呗。

沈洛喝着水,浏览着文件。屏幕亮起,拿起来看到屏幕上的名字,她关上文件,走出了办公室。

秦先生,上午好!走到走廊,她接了。

上午好!不方便讲话吗?他刚才差点以为这个要落空了。

抱歉。刚刚走出了办公室,秦先生有什么事吗?

洛洛,另一端的他抚了抚眉心,对于她对自己的称呼有些无奈,中午一起吃饭吧,十二点我过来接你。

停顿两秒,她没想到他就是讲这个的。

谢谢,不用了。我们有食堂,而且我习惯了固定时间点午休。怕他继续,赶紧堵住了路。

好吧,那中午好好休息。他倒没坚持。

谢谢!

自己话音刚落,里又传来他的声音:那就晚饭吧。

她一时无话,他没听到回音:今天晚饭不行,那就明天晚饭,明天我直接过来。

您是有什么事吗?

有,很重要。最重要吧,影响了自己的心脏,却又急不得。

可以里说吗?

不可以。

沈洛长吸一口气:好吧,那就今晚吧。

心知很重要的事很可能是个借口,是自己的晚餐给了他希望或是误解吗?不管是与不是,似乎直接拒绝或置之不理对他都不见得是一个好方法。那就见机讲清楚吧,给他的借口一个出口,亮了相后总该死心。不过又一餐饭罢了,明明朗朗,没必要一再推托。

好。六点钟我在研究所大门外等您。

好。

秦忠信看着,觉得她的应诺就像魔,让自己整个人轻松喜悦。当然,如果没有谢谢再换个称呼,那就更好了。

第 22 章 他的迟疑。

六点钟,走出大门的沈洛看到站在车外等她的秦忠信,礼貌一笑,在他眼里却是嫣然美好,看得他眼前一闪。走过去给她打开车门,看她入座,关上门,自己转过去坐进驾驶座。去了上次同一家餐厅,同一间包间,今天是他提前订的。征询过她的意见后,他点了菜,菜式里有上次出现而她喜欢的,也有全新的。吃饭时沈洛并没有问有什么事,他也没说。就这样,席间二人安静的吃饭,安静而有些奇异的。沈洛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却奇怪自己怎么一再想到二字。

他送她回到育珠路,车子停在大门外。沈洛看看等在院子里的巴克,想了想,忽略之前的那餐饭。不想再这样没有理由的又是一次邀请,便问出了一晚的疑惑:秦先生,您是有什么事呢?

你希望我有什么事吗?他注视着她,声音低沉悦耳,忽略掉她的防范与疏离。

她语结,看向他。因为路灯灯光暗淡,他眼神晦暗不明,车里的气氛在变化,让她有些局促。她故作轻快地调笑:秦先生不是就想请我吃饭吧?

如果,就是只想和你一起吃饭呢?

洛洛,看她呆住,他轻叹,声音低沉如大提琴。

不知何时解开的安全带,他身向她,伸出手抚向她颊边的头发,那么自然,仿佛做过千百遍。她被定住,心跳漏了节拍。他的手抚过她的头发,面颊,来到唇边,拇指轻触到唇角,一股陌生的电流划过她的神经,有些紧张,可她动不了。

洛洛,他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却化作又一声轻叹,双手捧起了她的脸。眼前的影像放大,他的双唇压过来,她又被吻住。没有上次的描摹,而是直接用力的亲吻、吸吮,辗转,缠绵,好像蕴藏了一世的相思,千百年的渴望,要把她吸进身体里。她被堵住呼吸,透不过气,有些难过的后退。他放开了她,让她得以呼吸,她想退开身子,却被他猛地又抱进怀里,紧紧箍住。她的下巴抵着他的肩,不知道要这样被他抱多久,耳边听到他长长的叹息:洛洛,你把自己刻在了我心上。

大脑中再也没有任何意念,只想就这样拥着她,时间静止。可又不得不放开她。放开她,却将目光锁住她,眸深如海,看着眼前震惊而美好的她,克制自己不再将她抱进怀中。

自由的沈洛大脑清醒,却有思想上的疑惑,定定地看着他。疑惑他的举动,他的叹息,自己心跳的紊乱。松开握了握却没有抬起的手,避开他的目光,无意识地拢了下头发,开门下车。

他看她逃一般快步走到大门,开锁,关门,上锁,蹲下身子抱住了迎上来的巴克,没有再回头看自己。片刻,他发动了车子。

她回头,看到大门外空无一人,好像刚才是个梦幻。站起来,静立片刻,回了主屋。她不知道的是,在她打开了卧室的灯后,微弱的亮光透过窗帘的纤维隐隐现出一些。之后,他将停在前面一套院落前的车子倒回来,看到关好的主屋门与静卧在廊下的巴克后,才又加速离去。

拿出狗粮给了巴克,歉意地摸摸它的头,告诉它明天给它煮晚饭。巴克看着她,虽面无表情,沈洛却觉得它听得懂。安抚了巴克,关了门上楼。

洗漱好的沈洛裹着睡袍坐在梳妆台前,吹干头发,放下风筒,看着镜中的自己。想到差不多两年前,自己就这样坐着,迎来了那位神秘的客人。现在想来倒是没有一点害怕,只奇异自己怎么就和她叙述中的男主人公扯上了。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定会以为是小说脑洞大开爱上了自己的男主角。回想着《月影红楼》的细节,自己在记录时,曾很感动于他在逆境中的担当与成长,也感动于他对与弟弟的情感,甚至换个角度也欣赏他对夏玉姝的态度。上他确实承担起身为丈夫的角色,对夏玉姝爱护有加,宠爱他们的女儿。情感上,爱与不爱的确无法勉强。也许,一生一世一双人”真的只是一个美丽的童话。试问,世上有几对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恩爱不移”的幸运人?至于对林丹,自己无法评判,林丹所有的不对,不管她是何种心理,行动上都起于秦忠信送给她的起因。自己没有立场,也不是情感法官。只是心里清楚,秦忠信在《月影红楼》里自始自终都没有以一颗爱情的心爱任何一个女人,自己也一度以为他是不是就是没有爱的一种人,天生就是那样冷心无情。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那低低的叹息,带着眷念的呼唤,因为真实而让自己震动,以至于自己的心神跟着晃动。彼此并没有多少交集,自己并不了解他,纵然有故事中的详细历程,却都是听来的。他就更不了解自己了。若是好感,其实他的表现已经不是好感”的程度,那么这份情感从何而来,又何至于让自己心里感觉那么真实?心理学上说,这种心里的直觉是最准确的。不是日久生情,也不是一见钟情,他们的一见”应是在当初看房子的时候。那么,是他在改变吗?他怎么看待自己的?自己内心的晃动又是怎么回事?是感动?是被他的深情诱惑?不能不承认,以他的气质、风度、样貌、睿智,若他愿意,应该没几个女人能够抵抗住而不被吸引。

沈洛不希望自己是其中的一个,她无法忽略他有秦太太的事实,不管他们之间怎样,毕竟有真实的关系在那儿,他还有一对孩子(沈洛现在还不知道他和林丹的孩子是个儿子,他们还没聊起过孩子的事情)想到这些她忽然有些烦躁,暗怪自己竟然忽略了。现在这份隐隐的动心也奇怪,自己并不是那么容易动心的人,否则不会到现在都没有男朋友。现在却几乎因为两吻动心,还真像未涉世事的小女孩。可是那天和钱子瞻在一起时又想到他的,看他等自己,还有些内疚,其实,自己与他并没有约好。

一时心意烦乱,睡意了无。拿过笔记本走到卧室的小圆桌坐下,写起书稿来。凝神到书中的人物,思绪渐渐安静。夜的静寂让她思路清晰,手指飞快地跃动在键盘上。翻新章时看到信号闪动,伸手点开,竟是钱子瞻发的一条信息:睡了吗?简单的三个字。她微笑,钱子瞻让她觉得轻松愉快。便回了个信息过去:还没。发送出去两秒钟,钱子瞻的进来,她愣了一下,拿起来接通。

云洛,怎么还没睡?

云洛看电脑上的时间:还没十二点呢。

已是半夜子时,女孩子不是要睡美容觉?

这个都知道?你这是…工作很晚吗?里听出他的声音有些疲惫,不似平常的清泠。

嗯,习惯了。男人晚一点没关系。你在看书?写东西?

只有晚上有时间写一点获上述领导机构的办公厅表彰的加_._分。 _.工作经验被《中央电视台联播》采用的加_分。

你…早点休息,早起来,也可以写。他顿了一下,你习惯早上,灵感也愿意早上光顾。

好,我会尝试。

休息啊。晚安!

晚安!

钱子瞻看着,温柔地笑笑。如果钱美堂看到,一定惊讶自己的儿子是不是被换了,他脸上竟然有一本正经的温柔表情。再一想,可能又会乐了,因为有能让儿子表情温柔的姑娘。

沈洛挂了,轻轻一笑。看时间,差不多十二点了,也好,早点休息,如果起得早也可以写。美容觉吗?呵呵,注意点也好。关了电脑,去浴室简单洗了手,躺下。因为做过有效的事情,也到了时间点,沾到枕头就进入睡眠,没看到一条短信跟着进来:晚安。短信是秦忠信发过来的。

等了一会儿,没看到她回信息,心想写作时间一般会晚,但也可能今天早一点睡了,毕竟时间已是凌晨。想到她今天没有扬起巴掌,这是不是代表一种进步呢?他无意识自己正像一个初入情的小男生,没想到自己就要触上暗礁。

接下来几天,沈洛把自己陷入忙碌中。要么要搜集资料,要么思路正好要写稿,秦忠信倒不好让她中断工作,三四天如此,再加上她语调中的疏离,知道她在躲避自己。不想逼她太紧,决定让她轻松两天,正好接下来有几天要去B市处理一些事情,索性连都没给了。可是自己一有空闲就忍不住拿起,幻想她来的或信息,想给她或信息,忍得很辛苦。

秦忠信到B市见杨志,处理两个集团的合作项目,也顺便做二人的私下会面。在生意上,大本营B市的业务杨志也已经放手很多,私心里他更想退休,只是一帮曾经患难的兄弟还跟着,便想把他们安排好。他和太太一辈子就生了一个儿子,儿子没有继承他的一些宝贵的特质,纨绔却有造诣。他深知儿子不是做生意的料,更不能让他的跟随信服,便直接给他一笔钱让他自己折腾,另外每年从自己的入息里给他一定资金保他无论生意好坏都足以生活。自己生意上则现在逐步转手给中盛集团,主要是他相信秦忠信的头脑,更相信秦忠信的人品。

杨志在三年前带走吴锦绣以后,和太太协议离了婚,同时给她和儿子每人一笔信托基金,保他们在自己死后也能一生生活无虞。这次见面,第一天晚上他带了吴锦绣一起,原来他们已于前一天注册了。没有准备婚宴,已是这个年龄、今时的心境,早已看淡身外的一切,只要自己拥有了就好。

第 23 章 梦里剪刀。

吴锦绣看起来优雅端庄,已不见三年前病时的样子。秦忠信知道杨志对吴锦绣的用心,只是不知道竟然照顾得这么好。自身的受挫、丧子之痛造成的精神错乱竟能短短的三年多时间恢复这样程度,从外貌与言谈举止已然看不出她曾有过精神上的不妥。只是后来秦忠信才发现,她对自己疏离而客套,似乎不认识自己了。想想也不奇怪,从心理学上可知,当某段记忆令自己非常痛苦或恐惧或产生种种任何负面的情绪时,记忆会自动中断这一段。

中间吴锦绣离席一会儿,她面对洗手台上宽大的镜子时,才露出自己所有的情绪。是的,杨志的悉心照顾,让她精神恢复,而且是完全恢复。她记得一切,甚至想去找林丹报那羞辱之仇,可是看到杨志的深情与小心翼翼,她忽然迈不动脚步。自己样貌再年轻,两人都已年过六旬。杨志对自己也不再是年轻时的钟情热烈,却如久藏的老酒,更醇厚浓郁。她知道了他三年前离婚的事,内心知道他的心意,也真的感动。即使自己神经失常了,他依然不想自己被流言非议,想让自己光明正大的被他照顾。自己当年弃他而去,他理解自己为生活所诱,认为追求好生活是自己的权力。先生早逝,自己和多个男人一起,打发自己的空虚,却不要他。心里不能接受和一个对自己一心一意而自己却是负疚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是的,随着年纪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她明白,纵使岁月流逝,时过境迁,她对他的情感已不同当年,却抹不去当年对他的少女情怀。

他没有强迫她,默默地在一边扶持她的生意。她精神失常不能有独立的意志时,他将她接到身边,并让他自己恢复了自由身,给她一份完整的天地。不是爱人,他在她心里更近似亲人,却不忍心不成全他的去爱。两相对比,她更清晰自己爱秦忠信,虽然这份爱阻挡不了恨,可恨也遮掩不了爱。即使今天自己已是六旬妇人,可是,爱情哪有年老、年少,般配与否。她把这份感情埋在心底,现在她愿意为他而埋葬这份感情,和他去注册。看到他的开心与感动,他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完成一生的夙愿。她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知道自己做对了这件事。人生还能有多少年?从此以后,世上再无过去的吴锦绣,只有感恩着他的爱,成全他心愿的吴锦绣。得知晚餐要见秦忠信,心里不是没有涛浪,这时她拿出了曾经生意场上的吴锦绣的精明与隐忍,装作不认识,客气地对待秦忠信。她本来也只能客气地对他,他从不曾给她近距离感。

秦忠信在B市呆了一周。最后一天杨志单独和秦忠信一起,纯粹忘年交间的聊天。期间告诉他,当自己拿到和吴锦绣的结婚证时,感觉到了人生的。从那一刻起,他和吴锦绣就是这个世界上彼此最亲近的人。原来,这一生所有的拼搏与追求都只是为了一个她而已。当然,他还是要感谢金钱,没有资金的支持,他何以走到后来的吴锦绣身边。在他头几年,并没有那么顺利,甚至他有一度心灰意冷,不再奢望她回头看自己一眼,而随意娶了正好来到身边的人。不过,庆幸的是自己并没有放弃,这才得以在后来能给她扶持与保护。她不能以爱人的身份接受自己,那就做一个背后护着她的男人,护着她打发她自己的光阴。他对秦忠信感慨,如果没有心爱的人存在,金钱和地位都是虚无,甚至你想看遍世界,流浪都可以去。若有心爱之人,再虚浮的物质都是有用的,物质的世俗与高尚全在于拥有它的人。一对心意相通的人,让这个孤独的世界充实而多彩,一生再短,也不后悔来此一回。

秦忠信想不到杨志会对自己讲出这么一番话,心里颇有触动。听到这个孤独的世界一对心意相通的人时,他脑海浮出一个美丽的身影,心下悸动。有一种要马上飞回去的冲动,想立时到她身边,将她揽到怀里,告诉她,自己一直在想她,一直在找她。

十点半钟他们吃好饭。秦忠信连夜回A市。两个多小时后回到A市,他让司机下班,自己开车。因为时间已晚,便没去母亲那里,直接回了自己住的别墅。停好车回了房间,他看看,安安静静的黑色屏幕。不死心,滑开屏幕,一片寂静,没有她的信息和。通话记录上还是一周前自己打给她的记录,短信直到现在也没回。真够心冷。他看着那个号码,好想拨过去,可是看时间已是凌晨一点零五分。叹口气,脱下衣服进了浴室。

沈洛头几天以忙碌为由拒绝了他的晚餐邀请,心里有一种好笑的胜利的得意。不过她不习惯谎言,于是便做了她口里说的事情,无形中为自己赢得时间。在第五天她在想是否还以此为借口,却是直到下午下班也没有再接到他的。有些惊讶,下班走出大门时还无意识地留意一下门外,怕他不打招呼直接过来。但是门前没见到他的车子。她舒一口气,心头一霎那放松。散步回了家,给自己和巴克煮了晚餐。既然安静了,洗漱后,就静静地坐在桌前写作。十二点时,生物钟让她感觉到困意,保存了稿件,退出电脑。起身简单收拾一下,上了床。入睡前拿过看看,屏幕安安静静没有任何提醒信号。没有未接,没有未看的短信。她瞪着那个屏幕一会儿,心底里竟似生起一丝隐隐的失落。压了压情绪,放下,安静入睡。

接下来几天,包括周末坐在阳台拿着笔记本看风景,不自觉的,心里若有期待。回头一看,那一段写的舒缓中隐着淡淡的惆怅,不喜欢,全部删掉,集中精神重写。转眼时间,一周过去。这天下班,沈洛有些心绪烦乱,没有写东西的热情,也不想一个人在家里,便准备去购书中心逛逛。收拾了包安静地往外走。经过诺诺的工作间,被她拉住。

洛洛,你这几天怎么了?

哦?我好好的。诺诺看出自己不妥吗?有那么明显,自己只是几日来心绪不太安宁而已。每个人都会有情绪低潮啊。

是吗?诺诺探究地看看她,有些怀疑,看起来恹恹的。

真的?这几天文卡得厉害,写不下去,确实有点烦闷。

啧啧,我们女王之风的洛洛也有不淡定的时候了。哈哈!诺诺信以为真,开朗了。

嘘,乱说什么。

两人开始往外走,她看向诺诺:时间还早,和我一起去书店逛逛。

书店?早戒了!现在还有什么书是上看不到、买不到的?你还自找麻烦?给她一个不屑的眼神,又笑嘻嘻地,而且,姐要赶回甜蜜的小窝呐。

好了,好了,你快点飞回去吧。沈洛对她大喇喇的甜蜜有些无语,不过也替她开心,对她挥挥手,两人分开而行。

想着诺诺的个性,不由微笑,她和那个许嘉绮倒是挺像的,直言直语,开朗单纯,好说好哄。其实自己今天也没有看书买书的兴致,只是想逛一下,以体力上的劳累转移心绪罢了。

远处诺诺停住,回头看远去的沈洛,卡文烦闷,会吗?不过又想不到她能遇到什么事搅了她的心神。沈洛与自己是大学同学,也是她们宿舍除沈洛本人之外所有人的心理慰疗师,从没见过她小女儿的多愁善感的姿态。宿舍里六个女孩子都是独生女,唯她从来都是一副修行几十年的镇定,但她又很开朗,令宿舍里笑声最多的就是她。看了一会儿,已看不到她的身影,慢慢地转身回家。

十点钟,沈洛回到家,将手中的两盒特意带的水饺给了巴克做晚餐。回到卧室洗漱后直接上了床。晚上只是在书店里转了一圈便出来了,她是从书店走回来的,四公里多的路程,停下来后才真的感觉到体力上的疲累。躺在床上,拿起看看安静的屏幕,放下。一阵疲倦袭来,头昏昏睡去。

沈洛走进一片黑暗,看不清什么,周围的气息有些熟悉。似乎曾经来过,怎么现在又到了这里?她摸黑往前走,看到前面一方亮起的窗户,不过有窗帘遮着看不到里面。她有些好奇,觉得里面有东西是要她知道的。正想办法,忽然她就进了那个房间。可是面前的景象吓她一跳。一个女人感觉很气忿,从梳妆台拿了一把剪刀冲向她对面的一个女孩子,对面的女孩应该是很害怕,后退着,辩解着,拿剪刀的女势汹汹,嘴里说着什么。两人都在说话,可是她只看到她们的嘴一张一合却听不到,只觉得将要发生很危险的事情。她想阻止她们,想阻止拿剪刀的女人,可是她张张嘴竟然没有声音。想上前阻拦又迈不动脚步,做手势她们却看不到她。觉得她们两人有些熟悉,好像自己认识。但又看不清她们的脸,除了开合的嘴唇其他都比较模糊。那应该是一个女孩子的闺房,模糊看到的摆设都很精致漂亮,房间并不小,可是被这样拉开架势就显得局促了。后退的女孩子碰到了一张身后的椅子,再无路可退,这时看到拿剪刀的女人高高地抬起手,双眼露出了惊恐。拿剪刀的女人瞪大眼睛面目狰狞,咬紧了牙齿,握剪刀的手更加用力,能看到拳头骨节泛白,对那女孩用力地刺了下去。

第 24 章 她的呼唤。

沈洛的心缩紧,要跳出胸膛,感觉那剪刀是对自己刺了下来,大脑里嗡地一片空白。

令人窒息的沉闷中长长的一声惊叫入耳,叫声恐惧、凄历,不知道来自身外还是自己。她从梦中惊醒,睁开双眼,入眼一片黑暗,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

啊—这一次清晰的是她自己控制不住的声音,梦境的恐惧莫名的真切,心头是莫名的恐惧加悲痛。她捂上眼睛不看眼前的黑暗,手掌捂到温热的液体。一身冷汗,满脸的不知是汗是泪,黏着头发。她放下双手,伸手拿过,虽对着屏幕却无意识看到什么。稳定双手,点到一个号码就拨了出去,没等接通,就大喊起来。

秦忠信从浴室出来,裹着浴袍,手里的浴巾还擦着半干的头发。忽然,耳朵里听到的震动声,疑惑地看过去,屏幕果然是亮的。停下擦头发的动作走过去,看到竟然是洛洛。的来电,老天感念自己的思念让她给自己吗?意外的惊喜让他顿了一下,一个激灵反应过来,马上接起。这个时间,会是她无意中按到吗?试探地喊了声:洛洛?

未完待续。

绍兴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泸州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巴中治疗白癜风医院
相关推荐
16例客厅风水搭配案例教你布置自己家中地漏

16例客厅风水搭配案例 教你布置自己家中客厅16例客厅风水搭配案例,教你如何布置自己家中客厅。客厅的风水是家居风水中最重要的一个...[详细]

装修日记2020.10.24
山语城锦里投资商业价值典范地漏

山语城锦里投资商业价值典范繁华地孕育商机,投资必选核心区北京,一个令世界向往的城市,北京的繁华,让所有人倾慕,在寸土寸金...[详细]

装修日记2020.10.24
海口将建国际三角梅主题公园投资15亿元月地漏

海口将建国际三角梅主题公园 投资15亿元月底开工6月6日,在第二届海南国际旅游岛三角梅花展发布会上获悉,海口将打造海口国际三角梅...[详细]

装修日记2020.10.24
智能马桶盖的选购妙招招招实用地漏

智能马桶盖的选购妙招 招招实用智能马桶盖的选购妙招 招招实用短期内仅依靠货币政策发力,民关注度:4195 民普遍认知程度:43%sigh提出...[详细]

装修日记2020.10.24
家里的卫生间很臭怎么办卫生间除臭方法有哪地漏

家里的卫生间很臭怎么办 卫生间除臭方法有哪些家里的卫生间很臭怎么办 卫生间除臭方法有哪些,民关注度:1290 民普遍认知程度:66%公...[详细]

装修日记2020.10.24
弧形浴帘杆如何安装浴帘杆安装注意事项地漏

弧形浴帘杆如何安装 浴帘杆安装注意事项卫生间装修时,很多人会选择干湿区域分离,许多人会选择淋浴房,但是,人们用久了会发现,...[详细]

装修日记2020.10.24